<%@ Register Src="../../UserControl/menu2.ascx" TagName="menu2" TagPrefix="uc3" %> <%@ Register Src="../../UserControl/menu.ascx" TagName="menu" TagPrefix="uc2" %> 再怎么沮丧,也可以不生气
您的位置:首页-->教师之苑-->他山之石

再怎么沮丧,也可以不生气


来源:摘自南京教育网  作者:沈丽新  录入:孔小强  发布时间:2010-3-26 13:22:48  


再怎么沮丧,也可以不生气

  看到我接触过的一群青年志愿者教师一个个开始“第一次对孩子们动手”,难过的是我。不管班容量有多大,不管孩子们有多顽劣,不管教师内心有多少挫败感,我还是坚持认为:再怎么沮丧,也可以不对孩子们生气。

  当然知道,这些年轻人在教育现场遭遇太多挫折。其实,即使是我——工作了这么多年的老教师,依然也会有沮丧时刻。

  在我面对单元测试“不及格”的芳(化名)的时候,也曾沮丧。要知道,这只是四年级英语啊!——难度真的不大。芳的回家作业,从来都是我守护着写的。她的爸爸妈妈都要上夜班,孩子傍晚常常由爷爷奶奶陪伴。妈妈说:“我有什么办法?孩子就是不自觉。”——芳常常拖拉课堂作业,常常不写回家作业,还要对不写回家作业屡屡撒谎。理解并同情这个妈妈。让他们怎么做?怎么可能对她说“孩子的学业第一”?我可以建议她不去上夜班吗?当生存是一个家庭的首要问题的时候,爸爸妈妈当然选择生存。每天,我把这个孩子拉在身边,让她写完回家作业。她不会做的题目,我再细细讲解。每次测验即使考不及格也不去批评她,而是继续温言教导,并以鼓励为主。自己觉得,我能做的,已经仁至义尽,不管是对这个孩子还是对这个妈妈。

  我当然也生活在“分数”“考核”的约束下。作为教研组长,作为市里早期学科带头人之一,如果班级里出现“不合格”的孩子,如果班平均成绩与别的班级有较大的差距……面对这些“如果”,真的要有足够成熟、理性的心态去面对。从不去奢望这个孩子期末考试成绩会突飞猛进——这么想,或许也就少些失望。我只坚持:尽自己的心,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,做微小的改善与调整。

  在面对一个一点也不会听课的孩子时候,也沮丧过。杨(化名)上课的时候手里不断摩挲各种学习用品。他可以保持不讲话,但他的嘴巴常常无声地、夸张地蠕动,不知道在哑语些什么;他基本不看我,每分每秒都在椅子上扭来扭去、东张西望、左顾右盼。一开始他吓坏了我,有这样听课的孩子?我不断走过去轻轻拍他肩膀、放平他手臂,他最多坚持看我半分钟。

  昨天的课上,实在忍受不了他不停忙碌的双手——尺子啦、铅笔啦、橡皮啦,没完没了地折腾。我轻轻走过去,轻轻把他桌子上所有的学习用品包括课本一并放在讲台上。他简直手足无措,因为两只手无处安放。这让他别扭极了。于是,他用两只小手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双颊,一节课至少几百下;或者趴下去用牙齿啃桌子边;或者双手扳着桌子前后晃动。我目瞪口呆,实在不忍,只好把所有的铅笔尺子橡皮课本还给他,他的双手有了着落才不继续拍打自己脸颊了。而我能做的,或许只是不断走过去提醒他听课,写作业时候及时敦促他完成。

  沮丧总是有的,但是至少我们可以不生气吧?可以做到不对孩子们张牙舞爪吧?回想我们的童年,那些粗暴的老师、那些爱生气的老师一定是我们憎恨的人吧?那么,不要成为那个我们自己憎恨的人。

(作者:沈丽新  江苏省常熟市石梅小学)

  看到我接触过的一群青年志愿者教师一个个开始“第一次对孩子们动手”,难过的是我。不管班容量有多大,不管孩子们有多顽劣,不管教师内心有多少挫败感,我还是坚持认为:再怎么沮丧,也可以不对孩子们生气。

  当然知道,这些年轻人在教育现场遭遇太多挫折。其实,即使是我——工作了这么多年的老教师,依然也会有沮丧时刻。

  在我面对单元测试“不及格”的芳(化名)的时候,也曾沮丧。要知道,这只是四年级英语啊!——难度真的不大。芳的回家作业,从来都是我守护着写的。她的爸爸妈妈都要上夜班,孩子傍晚常常由爷爷奶奶陪伴。妈妈说:“我有什么办法?孩子就是不自觉。”——芳常常拖拉课堂作业,常常不写回家作业,还要对不写回家作业屡屡撒谎。理解并同情这个妈妈。让他们怎么做?怎么可能对她说“孩子的学业第一”?我可以建议她不去上夜班吗?当生存是一个家庭的首要问题的时候,爸爸妈妈当然选择生存。每天,我把这个孩子拉在身边,让她写完回家作业。她不会做的题目,我再细细讲解。每次测验即使考不及格也不去批评她,而是继续温言教导,并以鼓励为主。自己觉得,我能做的,已经仁至义尽,不管是对这个孩子还是对这个妈妈。

  我当然也生活在“分数”“考核”的约束下。作为教研组长,作为市里早期学科带头人之一,如果班级里出现“不合格”的孩子,如果班平均成绩与别的班级有较大的差距……面对这些“如果”,真的要有足够成熟、理性的心态去面对。从不去奢望这个孩子期末考试成绩会突飞猛进——这么想,或许也就少些失望。我只坚持:尽自己的心,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,做微小的改善与调整。

  在面对一个一点也不会听课的孩子时候,也沮丧过。杨(化名)上课的时候手里不断摩挲各种学习用品。他可以保持不讲话,但他的嘴巴常常无声地、夸张地蠕动,不知道在哑语些什么;他基本不看我,每分每秒都在椅子上扭来扭去、东张西望、左顾右盼。一开始他吓坏了我,有这样听课的孩子?我不断走过去轻轻拍他肩膀、放平他手臂,他最多坚持看我半分钟。

  昨天的课上,实在忍受不了他不停忙碌的双手——尺子啦、铅笔啦、橡皮啦,没完没了地折腾。我轻轻走过去,轻轻把他桌子上所有的学习用品包括课本一并放在讲台上。他简直手足无措,因为两只手无处安放。这让他别扭极了。于是,他用两只小手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双颊,一节课至少几百下;或者趴下去用牙齿啃桌子边;或者双手扳着桌子前后晃动。我目瞪口呆,实在不忍,只好把所有的铅笔尺子橡皮课本还给他,他的双手有了着落才不继续拍打自己脸颊了。而我能做的,或许只是不断走过去提醒他听课,写作业时候及时敦促他完成。

  沮丧总是有的,但是至少我们可以不生气吧?可以做到不对孩子们张牙舞爪吧?回想我们的童年,那些粗暴的老师、那些爱生气的老师一定是我们憎恨的人吧?那么,不要成为那个我们自己憎恨的人。

(作者:沈丽新  江苏省常熟市石梅小学)


 
上一篇:面向儿童全面发展的早期教育   下一篇:小组合作探究中“强弱均衡”策略之探索
版权归属:南京市砺志实验小学
地址:南京市鼓楼区东井亭100号 邮编:210028 邮箱:njlzsx@126.com